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yz0508.com


 这个年纪的女人竟然还会忐忑起来,又不是没吃过大鸡吧,又不是没有被
液射入过嘴巴里。

  但那是曾经,但那是自己的老公。此刻淫蕩的自己想要舔的是其他男人的精
液,是自己老公的弟弟的精液。

  舌尖触碰到程锡剀精液的那一瞬间,欧曼玲好像触电似的快速的缩回了舌头。

  舌尖上沾着少量精液,回到嘴巴里。精液在嘴巴里瞬间散发出让欧曼玲兴奋,
沦陷的味道。

  那味道陌生又熟悉,且诱惑致命。让欧曼玲不顾道德伦理,爱情婚姻。只是再
一次的伸出舌头去舔内裤上的精液。

  一次又一次的用力的舔着精液,卷回嘴巴里享受。很快就将精液舔的差不多。
剩下的都是和内裤融为一体,无法舔出来。

  不过欲火燃烧的欧曼玲,直接将内裤疯狂的在脸上摩擦,试图将残留的精液涂
抹在脸上。

  涂抹完脸上的欧曼玲依旧觉得不够,甚至还将内裤那突出的一块塞进了自己的
嘴巴里大力的吸允。

  双手空了出来,又将双手分别一只抽插着阴道,一只揉搓着阴蒂。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口塞内裤,不停的自慰,
来了感觉的欧曼玲很快就达到高潮。

  一阵酥麻颤抖后,欧曼玲阴道里就流出来了大量的淫液。

  欧曼玲瘫软的斜靠在滚筒洗衣机上,将嘴巴里的内裤拿出来。口水早已打湿了
本已被精液打湿的内裤。口水混合着精液,气味在淫乱的欧曼玲闻起来,芳香诱人。

  欧曼玲喘着粗气,看着程锡剀的内裤。高潮后的欧曼玲冷静下来,心里又出现了
尴尬,难堪和不伦的情绪。

  不过却还是像老婆甘愿给老公洗内裤一样,将程锡剀的内裤手洗乾净。

  就在欧曼玲将程锡剀内裤洗的乾乾净净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了一声「哎哟…
…」

  欧曼玲从梦中惊醒,来不及思考刚才的春梦,只是本能的寻声而去,查看发生
了什幺。

  等到了洗衣间,看见程锡剀滑倒在地上,才意识到这跟刚才做的春梦是一样
的开始。

  这是第二次了!欧曼玲忽然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不过她觉得这真的是提醒自己
不要犯错了。

  她知道程锡剀没有伤到骨头,所以决定只是扶程锡剀回房间里休息。不会将
那些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拾起放进洗衣机里。

  欧曼玲将程锡剀扶回房间后,过来没有去洗衣间,而是回到了房间里。

  躺在床上的欧曼玲想要睡觉来躲避梦中的淫事。却怎幺也睡不着,辗转反侧。

  之前明明还很困的,怎幺怎幺做了一个梦,就没了睡意?

  越是睡不着,越是容易胡思乱想。

  欧曼玲强迫自己想着其它的事,但是却越想越烦,越烦越睡不着。

  欧曼玲心烦意乱的决定喝点水平复一下心情,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能是因为太急了,一口水呛住了。结果还让水洒在了自己的吊带睡衣上,
打湿了胸前的一片。

  欧曼玲感觉很不顺心,喝口水还弄成这样。想也没想的换了件睡衣,然后自然
而然的将打湿打那件睡衣拿到了洗衣间里。

  「嗯?怎幺还是来这里了?」欧曼玲拿着睡衣,懊恼的站在洗衣间门口,看着
地上依旧散落的衣物,无奈的小声嘀咕到。

  欧曼玲想转身走,可是又一想,我只将衣物都塞进洗衣机里就好了。这样摆放
在地上,像什幺样子?

  于是欧曼玲胡乱快速的将衣物聚集在一起,準备塞入洗衣机里。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欧曼玲有意的,她的视线怎幺都避不开那条内裤。内裤里
精液的气味也如约而至的进入了欧曼玲的鼻子里。

  跟梦里的气味一模一样,欧曼玲又一次点燃了身体里的欲火。

  一只手不受控制似的伸向内裤,然后抓起来,放在自己的面前。

  欧曼玲心里出现了两种矛盾的声音。一个是叫她服从自己的身体本能,一种说
不能这样,这样做对得起老公?

  可是不管心里如何矛盾,她的头,还是慢慢靠近内裤,不由自主的开始嗅着
精液的气味。

  「哎……都怪自己,还是没有躲开。老天爷明明托梦告诉了我危险,我却
……」欧曼玲暗歎一声,她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暂时无法改变未来,只能按照本能来
做,按照梦中的一切来做。

  欧曼玲这是一种自我欺骗的心里。她觉得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梦发生,她一定
可以改变。这也是她给自己暂时沦陷的藉口。

  程锡剀偷偷站在洗衣机门外,偷偷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微弱的呻吟声淫笑不语。

  「老婆,我回来了。老婆?怎幺还在睡啊,小懒猪,起床了。」中午,哥哥
林泽玮提前回家。因为感觉今天拒绝了老婆的建议,觉得需要弥补一下,于是请了
个半天假。

  林泽玮请了假就去珠宝店里买了一串最新款的珍珠项鍊回来送给欧曼玲。回到家
才发现老婆欧曼玲正躺在床上睡觉。

  「老公,你怎幺回来了?」欧曼玲从安稳踏实的睡眠里惊醒,吃惊的问到。还
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脸,害怕脸没有洗乾净,会有残留的精液被老公发现。

  「我请了半天假回来陪你。你看,漂亮吗?这是我认真为你挑选的,喜欢吗?」
林泽玮拿出珍珠项鍊给欧曼玲看。

  不过林泽玮没有从欧曼玲的脸上看到预想的开心笑容。浮现在脸上的,只是勉强
的假笑和敷衍的喜欢。

  「不喜欢吗?」林泽玮有些失落的问到。

  「没有,真的喜欢。我只是有点不舒服,没精神,想睡觉。」欧曼玲也猜到自
己的表情肯定不是女人见到珠宝应该有的。于是随便找了个藉口应付过去。

  「啊?怎幺了?哪里不舒服?来,起来,我带你去医院吧。」林泽玮关心的说
到。

  「不用了,可能是昨天没睡好。就是不想动。那个,我跟锡剀说了,让他自
己做饭吃。你跟锡剀说下,让他也给你做一份。」欧曼玲对于林泽玮的关心还是很感
动的,哪怕他的那根鸡巴不好用。

  「嗯,好的。那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去买点排骨汤你喝下,我马上回来。」
林泽玮体贴的说到。

  欧曼玲看着林泽玮离去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想到自己做的那些事,虽然
不是真的背叛,但也让欧曼玲很觉得对不起林泽玮。

  但是……这个年纪的女人,实在是不能没有男人的滋润,可偏偏……哎……

  「锡剀,我出去买点排骨汤。你也别做了,我在买点别的菜回来。你嫂子不
舒服,让她睡会。你帮我照看下。」林泽玮来到厨房,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出去了。

  「嘿嘿,买汤?嫂子想吃的可不是汤啊,哥哥!」程锡剀此时面目有些阴暗
狰狞,邪邪的。可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不妥的地方。

  程锡剀回到房间又再一次的低声念起咒语。

  而欧曼玲再一次的沈沈的睡着了,开始了又一次春梦。

  欧曼玲再一次喝水,这次却打湿了裆部。欧曼玲只好换掉睡衣和里面的内裤。

  当欧曼玲拿着换洗的睡衣内裤去洗衣间时,程锡剀刚从厨房里出来,正好遇到
一起。

  「嫂子,又有衣服洗啊,来,我帮你拿去洗。哥哥说你不舒服,让我照顾你
的。」程锡剀表现得很热心。

  「啊,不用了。我自己来,没事的。」看到程锡剀,欧曼玲不禁又想起了之前
自己拿着他带有精液的内裤自慰的模样,脸上顿时就羞红了起来。

  「嫂子,你脸……好红啊,是不是发烧了啊。来来,你快去休息。我来帮你。」
程锡剀不由分说的就接过了欧曼玲手中的睡衣和内裤。

  看着程锡剀手中还有自己余温和气味的内裤,欧曼玲内心有种异样的感觉,脸
上红的更厉害了。

  羞红脸的欧曼玲不敢去看程锡剀,连忙说着程锡剀的话回房去休息。

  欧曼玲回到房间,坐立不安,忽然觉得这样不妥。于是又转回去找程锡剀。

  可是刚走到关上门的洗衣间门口,就微微听见有一个男人极速喘息的声音。

  欧曼玲听到这个声音,突然在脑中想起了那天在卫生间里看见的程锡剀的大肉
棒。

  欧曼玲神情恍惚了一会,然自己都不知道怎幺想的,偷偷的朝未关严打门缝里
看。

  这一看,欧曼玲就移不开目光了。 大鸡吧又再一次的出现在她的视线
里,还惊的欧曼玲合不拢嘴吧。

  「喔~啊~啊~喔喔~嘶~哦~嘶~」程锡剀正在洗衣间里用欧曼玲的内裤包
在自己的大鸡吧快速的套弄,硕大的龟头像一颗愤怒凶兽的巨头从内裤里咆哮而
出。

  欧曼玲的理智告诉她,要马上走,一定要转身离开。但是她的身体不听使唤,
双腿无法移动,眼睛也只能死死的盯着那根大鸡吧看。大张的嘴巴好像是要去一
口含住那根让她意乱情迷的大鸡吧。

  癡迷的眼神让欧曼玲看不见自己的那条内裤,程锡剀的大鸡吧在她的内裤上摩
擦,这让欧曼玲觉得大鸡吧好像是在自己的阴道里摩擦,淫水不受控制的分泌出来。
甚至在程锡剀射精但内裤里的一瞬间,欧曼玲的身子都跟着抖动,好像是射进了她
的阴道里。

  「呼~呼~好舒服~啊~呼~」程锡剀的声音惊醒了癡迷状态中的欧曼玲。

  「锡剀,你在里面吗?」欧曼玲看见程锡剀将她那条装着精液的内裤丢进了洗
衣机里,按下了开始键,自来水哗哗的流了出来。欧曼玲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心急
的喊出声来。

  「啊?哦,在里面。」程锡剀听见欧曼玲的声音,表情慌张的打开门。

  「嫂子,你怎幺出来了。不舒服就好好休息啊。我怕洗衣机的声音吵到你了,
就关了门。」程锡剀还没等欧曼玲发问,就先说出了缘由。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
感觉,这让欧曼玲觉得程锡剀笨的可爱。

  「哦,没事。我……咳咳……我有些咳嗽。你……咳咳,你去帮我到药店买
盒咳嗽药吧。」欧曼玲嘴巴一张,假话自然而然的出来了。

  「哦,好的。嫂子,你快回去躺着。我现在就去买。」程锡剀一听这话,连
忙小跑着出门去买药。欧曼玲见程锡剀这幺听话,内心有些感动。

  不过那份感动马上就变成了内心的欲火。欧曼玲一见程锡剀出门,连忙进入洗
衣间,关掉洗衣机。然后急急忙忙的将那条内裤掏了出来。

  「嘶……」虽然内裤还是被水打湿了一些,但还是不妨碍欧曼玲对着内裤猛的
一吸。

  吸了一会后,欧曼玲摊开内裤,然后双手捧着刘往脸上抹去。

  这次是自己的内裤,但欧曼玲依旧是着迷的,情不自禁的紧紧的贴在自己脸上
摩擦。

  满脸的精液让欧曼玲的欲火烧的她快要受不了。舌头一边勾舔着嘴巴周围的精
液,一边大开双腿,上身压在洗衣机上,一只手伸进小穴里搅动。

  正当欧曼玲一心一意的自慰的时候,梦境却渐渐苍白直至消失。

  醒来的欧曼玲一阵失落。她有种马上就去按照梦境里的情节甚至添加一些让她
快乐的情节去做。

  不过她还是克制下来了。理智告诉她自己。她如果这幺做,一个幸福美满的
婚姻就没了。可是,她真的觉得是幸福的吗?

  「遭了,是老公回来了。」正艰难的做着决定的时候,欧曼玲听到了打锁的声
音。猜到是出去许久的老公回来了。

  「老……咦?老婆,在家吗?」林泽玮进入卧室,去发现欧曼玲不在。

  「在家,老公,怎幺才回来。我有点咳嗽,我让锡剀帮我买药去了。」欧曼玲
急急忙忙的在洗衣间里清理了脸上的精液,然后深呼了一口气出来对林泽玮说到。
故意撒谎说自己病了来转移注意力,她心里有鬼,心虚。

  「啊?那等下带你去医院吧。来,先吃点东西,饿了坏了吧。快来吃,我去
了一家比较远的,他家的味道好。」林泽玮连忙将食物放在餐桌上,然后细心的扶
着欧曼玲入座。

  程锡剀在欧曼玲和林泽玮吃了一会后才回到家「嫂子,药买回来了。我不知道那
种好,就买了几种。你看下。」

  「锡剀,先把药放下吧。来,先吃饭。吃完饭我带你嫂子去医院看看算了。
还是不能瞎吃药。」林泽玮接过话来。

  「哦,好的。」程锡剀当然知道欧曼玲是撒谎。不过,这也让他有了新的想法。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yz0508.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yz0508.com